您当前的位置 : 法媒银失信被执行人曝光台 >> 法院故事

是良师,更是挚友

2020/05/18 11:01   作者:  编辑:薛岚   来源:江西法院

       消息来得太突然,突然得让人顿时失去了思考的能力。在接到告知胡国运庭长逝世的电话的时候,脑袋里一片空白,不敢也不愿相信一位可敬的师友就这样离开了我们。

  胡庭长是我到江西高院参加工作时的领导和同事,也是我在江西从事民商事审判及相关法律工作10多年来非常志同道合的师友。回忆起同胡庭长相处的日子,他的种种往事,音容笑貌,仿佛昨日,历历在目。

  儒雅温和,平易淡泊

  我是2006年通过公务员招考进入江西高院参加工作的,与胡庭长初次相识是在他的办公室。起因是高院组织人事处的领导带我到民二庭“认门”,他当时担任民二庭副庭长。在此之前,我已经得知胡庭长是北京大学法学院早期的毕业生,作为法院入职的新人和晚辈,我颇觉敬畏和不安。见面后,他首先对我作为江苏人到江西工作有一丝惊异,在我简单作答后,他又询问了我的毕业院校和个人情况,并鼓励我完成身份角色的转变,尽快融入新的工作生活。整个过程如家常般叙话,并没有我先前想象中的威严和锋芒,自己也放松了许多。初次相识,他给我留下的印象是儒雅温和,是平易淡泊。后来的接触,也证明我当时的感觉与他的工作为人是相符的。

  身体力行,行动胜过一切

  胡庭长平时在工作中言语不多,不会直接告诉你该怎么办不该怎么办,而是通过他自己的行动启发引导身边的同志。初到民二庭工作,我担任书记员,并在审判长指导下起草一些简单案件的裁判文书。因为刚从校门走出不久,我的思路还停留在书本和理论上,起草的裁判文书往往天马行空、长篇大论,但结合案件事实不够,争议焦点也拿捏不准,现在想来颇觉汗颜。

  对于我起草的裁判文书,胡庭长没有轻易斥责、一律否定,而是直接在草稿上进行审阅,对合理的地方予以肯定,其他部分则予以删减修改,从争议焦点的归纳、裁判主文的说理,不一而足。经他修改后的文书稿件,条理清晰,论理充分,文字简练,让人有眼前忽然一亮的感觉。我经常拿着他的修改稿进行揣摩,学习他的论理思路、行文风格,从中收获良多。现在想来,胡庭长一方面是照顾我这个新人的面子,但更多的是他的一贯作风使然。

  提携后辈,不遗余力

  作为庭领导和前辈,胡庭长除了把评先评优的机会让给年轻人,更是鼓励年轻人多出去参加培训、常进行总结研究。我平时为人比较懒散,参加工作后也习惯于事务性的琐碎,不太注意钻研总结。胡庭长在办案之余,经常借助完成最高法院调研课题等机会,组织庭里包括我在内的一帮年轻人结合学术界的最新成果、审判案例进行总结研究,从而帮助我们不断提高业务能力。

  记得胡庭长接到人民法院出版社的邀请,编辑《合同案件立案标准》一书,他及时组织庭内几位年轻同志成立编写组并分配撰写任务。他不仅承担组稿统筹策划的工作,还从中挑选争议问题较多的章节自行撰写,带领我们在较短时间内完成了交稿任务。该书的出版发行赢得了实务界的肯定,也让我自己又一次得到了锻炼和提升。

  胡国运庭长的逝世,是江西审判事业,特别是民商事审判事业的一大损失,也让我们失去了一位可爱可敬的良师益友。斯人已逝,山高水长。记之念之!

    (作者:华融资产法务部 陶峰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