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法媒银平台 >> 专家解读

对失信被执行单位“四类人员”限高有关问题的思考

2022/06/27 16:36   作者:史小峰  编辑:薛岚   来源:人民法院报

  执行工作要同时考虑债权人权益兑现、执行机关推进程序、对债务人的执行干涉边界等重要问题,一般理论认为要通过对债务人的自由空间进行最少程序的干涉来达到执行目标。被执行单位被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或限制高消费后,对单位“四类人员”(法定代表人、主要负责人、影响债务履行的直接责任人员、实际控制人)采取的相关措施,在权益兑现与干涉边界上如何把握值得研究。

  通过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的事由演进来看,从被执行人不能证明自己无履行能力即推定其有履行能力而将其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发展到执行法院应查明被执行人有履行能力不履行后方可纳入,这种转变体现了防止过度措施对被执行人权益的侵害,这也是司法工作高质量发展的要求。对失信被执行人采取的限制高消费措施也需要进一步考虑在权益兑现与干涉边界中实现平衡。

  一、关于法定代表人变更后相关限制高消费措施解除的问题

  根据相关法律及司法解释,对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的被执行人,应当采取限制高消费措施;而被执行单位被限制高消费后,被执行人及其“四类人员”均不得实施相应的高消费行为。

  执行中,对被执行单位被采取失信或限制高消费措施后,因其法定代表人发生变更,原法定代表人要求解除对其限制高消费措施时,是否准许以及适用条件,实践中有不同做法。2019年发布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在执行工作中进一步强化善意文明执行理念的意见》(以下简称《善意文明规定》)对此采取依审核解除模式。该规定第十七条明确,原法定代表人应举证证明其并非单位的实际控制人、影响债务履行的直接责任人员;人民法院审查属实,才解除措施。而2021年发布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进一步完善执行权制约机制加强执行监督的意见》(以下简称《执行权制约意见》)则采取依申请解除模式。该规定第二十三条要求,被执行人的法定代表人发生变更的,应当依当事人申请及时解除对原法定代表人的限制消费令。

  法定代表人是指代表法人参加诉讼和执行活动的自然人,一般以营业执照等登记载明为准;主要负责人则专指其他组织即非法人组织(如合伙企业、个人独资企业、分支机构等)的负责人或代表人(法定代表人与主要负责人区别主要在法人和非法人组织,以下仅以法定代表人为例)。若已非法定代表人,自然无法从商事外观主义代表公司,此时理应由新的法定代表人来代表公司参加诉讼和执行活动,不应再对原法定代表人身份的对象采取限制高消费措施。但鉴于存在被执行企业为规避相应限制高消费措施,恶意变更法定代表人以逃避履行的情形,《善意文明规定》规定采取依审核解除模式,也是在执行中应对逃避、规避执行的现实之举。

  但让原法定代表人举证证明其非影响债务履行的直接责任人员或实际控制人,且不说“证否”的举证责任承担问题,由原法定代表人来证明其非上述人员,证明要求偏高。往往其所能提供的证据仅为离职证明、股东会会议记录等。从本质上说,《善意文明规定》逻辑起点是将原法定代表人推定为影响债务履行的直接责任人或实际控制人,然后再由其来证明非推定的事实后来解除措施。但笔者认为,对原法定代表人是否为影响债务履行的直接责任人或实际控制人,应当有新的认定程序,并重新实施执行行为,且新的执行行为没有溯及力。《执行权制约意见》规定采取依申请解除模式是对该问题的有效修正。当然,若申请执行人提出不同意见的,人民法院应从申请执行人提供的证据审查原法定代表人是否为影响债务履行的直接责任人员或实际控制人,从而作出判断。

  笔者认为,应区分具体情况:一是在执行程序前变更法定代表人。若在执行程序前已经变更法定代表人的,不应直接对原法定代表人限制高消费。但因申请执行人提供信息滞后、市场主体信息共享不及时等原因,执行中企业法定代表人信息更新不及时,往往仍会对原法定代表人限制高消费,此时若原法定代表人提出申请,应当依申请解除。二是在执行程序中变更法定代表人。此时,因被执行企业已处于限制高消费措施辐射范围之内,在该阶段变更法定代表人的,应当依审核解除。但并非一定要原法定代表人证明其非影响债务履行的直接责任人员或实际控制人,而是在提供相关法定代表人变更材料基础上,重点审查否存在规避、逃避执行的情况,并可释明引导申请执行人申请认定影响债务履行的直接责任人员或实际控制人路径。三是关于名义法定代表人提出解除的问题。当公司已通过股东会决议等作了法定代表人实质变更,且原法定代表人确已退出管理,但未进行工商变更登记的,此时,执行法院原则上仍应以公示登记信息为准,采取相应措施。当事人提出纠正申请或异议的,可综合判断名义法定代表人对债务发生及履行的实际作用力、变更法定代表人有无逃避案件执行目的等,审查认定是否准许解除。

[1]  [2]  下一页  尾页